星期四總是比較難熬,
因為這學期一樣每個星期的課只有到星期四而已。

 

小明的企劃課上到最後真的好像在靠意志力撐一樣。
因為我們的小明系主任是好爸爸的樣子,上課講話就像爸爸一樣苦口婆心。

 

雖然他很努力、很認真的一直講,但是我心中有一小點快撐不住了。
不過有聽到重點喔:下星期停課!

 

下午一、二節就是一周課程的結束,老爹的:衝突與危機管理。
內容一樣大家一起練習英文,所以中文課本是買假的,囧。

 

老爹自己也承認說:唉呀!那是中文書,自己看就看懂了唄。

 

可能中午有小睡一下,所以下午精神不是說很不濟。
算是很順利地度過了這個下午。

 

回到寢室之後就馬上打篇質性研究的訪談同意書和問卷的討論。
希望明天的第二次接觸能夠順利!

 

請給我們訪談者吧!
(然後不要那種講的很忘我,讓我們很囧的師姑。)

 

後來爬上去小睡一下。
正在和周公聊聊天的時候,阿東的電話把周公趕走了!

 

交代了三件事情要轉告同學。
整通電話都是他在講,然後我的狀態是頭上冒了許多泡泡。
我很努力地記得他講了些什麼。

 

既然周公都被趕走了,想當然爾我實在是睡不大下去哩。

 

晚上是兩周一次讀書會時間。
上次因為媽媽出車禍而請假沒有到,所以第二次的今天我有參與。

 

學長真的很厲害,這位學長現在在當國小老師,特地回來跟我們一起參與讀書會。
還有另外一位八幾級的學長,他們兩位應該是學長弟的關係,酷酷的。

 

但是我覺得更厲害的是今天導讀的學長還特地去把古地圖裱框,花了三百元。
然後還有去舊書攤找了個歷史年代表之類的,而那年代表不是普通的年代表。

 

講的很仔細,也分享了許多他的想法。
不過到最後就用跳的,因為時間很不夠哩!

 

看到他們和歷史系轉來的螃蟹討論的很熱烈。
突然覺得自己遜掉了不少,因為他們年代、史蹟都非常了解。

 

我們看的書是「看見十九世紀台灣 ─ 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」。

 

回來之後洗個熱水澡,真的很舒服。
今天洗澡的時候,水打在我的肩上非常地舒服,也不自覺得放鬆了些。

 

講講我今天腳的狀況。
不是很好,昨天噴血的地方如推拿師講的,淤青一大塊。
而腳踝的部分,也是紅紅黑黑的。

 

下星期一回診的時候,我應該會請醫生暫時先別幫我針灸。
因為好像有點不大能負荷針灸之後的狀況。

 

下午上完課的時候,和幾位同學一起聊天,聊我昨天的想法。
我說:「現在這種時候,我真希望我的男朋友或者是另外一半是中醫師或推拿師。」
同學們的回答們都很妙喔!

 

A說:「進去跟醫生講:請和我交往到我腳好為止吧!」
B說:「醫生,請讓我嫁給你吧!」

 

為什麼都說是醫生呢?
因為我說那理的推拿師都是叔叔或阿伯等級的。

 

接著同學說:「那...請收我為乾女兒吧!」

 

呵呵,有時候和同學聊天就是很奇妙地好玩喔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gaboss 的頭像
igaboss

Kaiyun Me,

igabo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