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大事情應該就是考社會統計學,
我都被老師裱到了,裱到我整個人有挫折到...。

 

社會統計學考試之前,還算是蠻輕鬆的在看短片。
因為我很容易一上戰場就會緊張。

 

這次的考試,是單號先考。
我一坐下去,老師就開始問問題,而不是考操作。
這讓我囧了一下,還好在一些“嗎”結尾的答案之下,有一些是過關的。

 

但是,比較讓我挫折的是下面這一題 ─
老師:『在跑因素分析之前,要先看什麼值?』
我:『耶,顯著性。』
老師:『不是耶。』
我:『(怎麼可能不是顯著性,這樣怎麼刪題做因素分析?)T 值?』
老師:『不是喔!是 KMO 值。』
我:『喔..(仍是很充滿疑惑。)』

 

後來考完之後,和同學討論的結果,都是應該要先看顯著性才對。
KMO 值在課本裡面也的確是要跑完因素分析才會出現。

 

五、六節下課中間有二十分鐘,所以去系辦鬼混一下。
又遇到了阿宗,於是我就問了:『老師,你剛剛是不是問我說,在跑因素分析之前,要先看什麼值?』
老師:『對呀~』
我:『那不是要先看顯著性在做因素分析嗎?KMO 值是跑完因素分析才出現的耶。』

 

老師:『阿我不是要問那個,我沒有問呀。』

 

這句話,讓我挫折了,囧。
也證明我被老師裱了,而站一旁的同學都在大笑了。

 

因為我們早就知道有可能就是這種賴皮不承認的結果。

 

而且為什麼別人都問的比較簡單,問我的就特別難?
更吐血的是,歐小姐考前前一秒才來問我一堆東西,跟她說是敘述是怎麼樣怎麼樣,她才知道。
後來她也的確被老師問到了這些,可能也是繼續奠定她在老師心中認真小孩的地位吧。

 

更更吐血的是,我又有種不大平衡的心理。
因為每個人都認為歐小姐才是最厲害的,但卻不知道從以前到現在,打敗過她的人,也只有我;
大家都認為,她是萬能的,問她什麼都會有答案,但卻不知道,她會知道這麼多,也是我講的..。

 

有種淡淡的哀傷。
心中不自覺的不平衡。

 

但是,我還是覺得我自己學到了很多。
至於那些不平衡,只是點綴了我心中的感受,讓它不這麼平凡、不這麼單一乏味罷了。

 

下星期加油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gaboss 的頭像
igaboss

Kaiyun Me,

igabo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